????“不用理会他!今日让他灭于此处!”李破晓发狠道,现在不动手也动手了,停下来的结果只有给对方灭了,所以他当机立断,立即加大了大天剑的力量!

????轰隆!

????下落的力量瞬间猛增,就连华神君都身体一矮,深吸一口气后,又把大天剑往天空推去!

????这一幕当然骇人,但我们大家也不敢坐视不理,立即冲过去将所有的远程攻击全都用上了!下一刻不是光束攻击就是剑气乱飞,但华神君也在用道劫凝剑迎接我们的攻击,不过就算他有无数只手,也抵不过我们几个人猛轰,道劫脉络给压得往下一沉,有了挡不住我们攻击的迹象!

????而且很明显李破晓这一次攻击势大力沉,甚至天剑的污染力量也逐渐冻住了华神君,要强行将他化掉!

????华神君面带狰狞一笑,接下来,无数的道劫全都朝着我们冲了过来,要么是自杀攻击,要么就是反近身缠斗,我们当然无暇他顾,只能是开始迎接这云端里冲出来的道劫!

????我们的攻击受阻后,华神君大喝一声,立马将手中的大天剑推翻,巨大的天剑给推倒一旁,而他也朝着李破晓冲了过去!

????李破晓咬牙硬拼,只瞬息时间里,就连消带打接了数十剑之多,要知道华神君的脉络剑威力和诡异共存,虚虚实实很难抵挡,甚至给砍到还要承受巨大的吸收伤害,李破晓一个不小心,那就要变成道劫的粮食了!

????我劈开了道劫后,立马冲过去远远强攻华神君,不只是九脉天剑,能对付道劫的宝物也全都拿了出来!

????夏瑞泽也同样脱困了,纳灵法强吸华神君的脉络,转换出了各种各样的九子攻击,法术缤纷迭起,绚烂万千!

????“有趣!真是有趣!你们三位小辈果然留不得,再假以时日让你们冲入真正的证道境,恐怕老夫都不敢小看了!不过,区区这等修为,相对付老夫不过石沉大海!”华神君冷笑起来,因为就算是我和夏瑞泽来援李破晓,共同应对这终极对手,可也无法改变弱势,对方的攻势猛烈,百余的天命之子道劫疯狂乱窜,井然有序那还算了,这连绵不绝如同海浪,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我们根本无法对付!

????加上一旦有机会释放全体攻击,漫天道劫脉络就布满天空,我们则全都要退后,因为近距离给轰中一发都会要命,更别说天地皆成为他的舞台了!

????为了防止对方使用范围归元法,我们对抗他的时候,尽量选择一个缠斗,另外两人采取范围外远攻牵制的攻击模式,或者是李破晓在内侧牵制,或者是夏瑞泽和我,其他人都默契的跟着辅助,这是多年来大家形成的默契了。

????但所有战法在眼前似乎作用都不明显,因为就算华神君不用归元法,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些道劫触手动辄几千米的范围,谁能跑出这范围之外,稍有不慎还要给捅出血来。

????夏瑞泽是我们里面近战最弱的,就算是恢复能力超群,也难免给华神君打得守多攻少,所以在连吃好几次抽髓一般能量丢失后,他忍不住喊了起来“哎呀呀,扛不住了!换人!”

????这时候再讨厌夏瑞泽和李破晓,都只能是打断牙齿咽下去了,因为更强大的敌人除了我们合作能应对,其他方法无限等于死路。

????我只能顶了上去,夏瑞泽更擅长远程攻击,李破晓有小剑法和大剑法轮换,也还是不错的。

????我的冠军腰带已经是满负荷的状态来,而灭神剑还没有经过强化,幻剑天的次数还是老样子,现在幻剑天次数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也得留点压轴,要不然三个老怪物来了,还真不知道是敌是友。

????近战的能力我也不差,防御力在李破晓的天剑觉醒和破晓金身之上,所以在华神君的无限道劫压制下,虽然屡屡给破了护身罡罩,还是凭借强横的十八条脉络全部抵御了下来!

????“好小子,什么时候又多了九条脉络,这三大道法在身,还会一招远胜于三大道法的异法则,老夫平时倒是小看你了,这趟远古仙界之旅,倒是很能隐藏嘛。”华神君外放出无数的化身,资讯可谓先进,黑袍知道就是他知道的,而除了黑袍之外,还有无数化身替他拢来消息,这就更难计算了!

????“呵呵,也比不了你这老变态厉害!”我咬牙说道,在相互进攻下,我的灭道九歌整个轮了一圈,但在对方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不能算是奏效,只能是让他有所忌惮而已!

????“老夫这身命运之核准备万年,历经无数的波折,岂是你小子区区百余年可比?若是还能让你胜了,那等于是否定了老夫万年之功,这是那三位老怪物囫囵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老夫却做到了,所以命运之核,乃是天下之命运汇聚,除了为我提供命运之运,还为我发出了无限的力量!”华神君傲然一笑。

????我当然知道他这命运之核的厉害,能够嵌入他身体的命运之子,哪一个不都是顶级存在?要不然早就如夏清平他们一样,虽然是命运之子,但终究成不了命运之核!

????李破晓和夏瑞泽还在外围强轰,我则只能是给打的步步后退。

????然而还没过多久,大家却发现善道和天河折转回来了,看来他们去路不通,除了回来也没别的招了。

????看到我们还在这里聚斗,他们停下都免了,转道就往夏瑞泽之前指出去往三仙界的道路,我心中摇头,这两位证道化境也是够狼狈了,嘲讽他们也没用,留下他们也帮助有限,要逃就逃好了。

????不过还没过多久,他们却又转回头了,这让我凝眉问道“跟无头苍蝇似的乱跑,像什么话?”

????“有……有怪物……怪物追我们!”

????我百忙之中没注意看他们表情的时候,天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惶恐不安,包括善道,这时候也一脸的惊色,证道化境是什么存在?在证道天之下足以横着走,可偏偏这时候都傻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