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夫人。”十来个家丁出列。

????刘妈妈远远地向白晨瞧了一眼,满是内疚之色。

????因为,让大少奶奶要回大公子他娘的嫁妆,就是她提出来的,但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在她看来,夫人是个好说话的,而且菩萨心肠,应该会把大公子他娘的嫁妆拿出来才对。

????毕竟大公子这一房已经后继有人了啊!

????过继的也是香火呀!

????大公子有后,也算是先夫人有后了。

????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太想当然了,夫人并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菩萨心肠。

????她是想借此除掉大少奶奶呢。

????家丁们要出发时,刘妈妈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夫人,老奴随他们去搜吧。”

????“哦?”秦氏轻哼一声,斜起眼睛看向刘妈妈,不置可否。

????“老奴去,也好做个见证。”

????“你去,能做何见证?”齐侯爷也发话了,“这样吧,吴管事,周管事也一同去吧。”

????吴管事和周管事都是他的得力下人,而且一向给人正直公正的感觉。

????由他们一同前去,如果也搜出了毒药,就更加有说服力了。

????毕竟候府不想担欺负寡妇的名声,一切都要讲真凭实据。

????周管事和吴管事得令,赶紧站了出来,“是侯爷!”

????十个家丁和刘妈妈,周管事,吴管事,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秦氏眯缝着眼,似笑非笑地盯着‘吓得慑慑发抖’的白晨,看样子是已经料定可以搜得到毒药了。

????对于秦氏的眼神,白晨好像被吓得全身都没有了力气似的,跪趴到了地上。

????“婆婆,不是那样的,冤枉啊!我没有下毒,真的没有,呜呜呜呜。”

????“冤枉,死到临头还嘴硬。”秦氏嘴角勾起一个怨毒的弧度。

????本来你是可以活的,但你的心太大了,居然还想把齐宣的产业捏到自己的手里。

????吃相太难看了。

????所以,不好意思,你还是死了比较好。

????侯爷和三个孩子,对于白晨的哀求当然也无动于衷。

????本来她就是一个外人,没有身份,没有背景,就算立马把她给杀了,也没有任何人会来为她撑腰。

????她等于是已经被她的家人卖了的女子。

????这种身份低贱的女子,生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本来就特别碍眼。

????所以,这件事这样发展,好像也不错,这样一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不属于这个家庭的,碍眼的异类清除掉了。

????“夫君,夫君,救我,他们欺负我,冤枉我,如果您在天有灵,就救救我吧,你不是说,我与你前世是恩爱夫妻吗?

????求求你,救救我吧,呜呜呜。”

????白晨因为‘太绝望’,又开始无助地喊她天上的夫君了。

????整个厅堂几百号人都被白晨的话整得一愣一愣的,还真会编,居然说自己与大公子是前世夫妻。

????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罪责了不成?

????真是太小瞧平昌侯府了,一向以公正严明着称的平昌侯府,怎么可能会因为她喊的这几句话,而饶过有盗窃行为的她呢?

????除了主位上坐着的两个人,所有人都觉得白晨是在说胡话。

????秦氏和齐侯爷都被前世恩爱夫妻这几个字给定住了。

????难怪大儿子会对这个乡下女子如此上心呢,明明连面都没有见着,应该是完全没有感情才对。

????但大儿子明明已经上了天,居然还在为她周全,考虑。

????真是太不正常了。

????现在他们总算明白了,原来他们已经不是只有一世情缘了啊!

????齐侯爷苦闷地揉了揉脸颊,再与秦氏对视了一眼。

????两人恩爱多年,有什么话只用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

????心有灵犀一点通。

????就算他是大儿子的前世妻子,也留不得了,事情都已经闹到这个份上了,总得有一个人来背。

????虽然在侯府,并没有上面的人来压着他们,但几百双眼睛在看着呢。

????不了了之,已经不可能了。

????所以,季九月就必须是背锅之人。

????齐侯爷目光望向天顶,好像是在与儿子神交似的。

????不好意思了,儿子,是她自己‘做错’了事。

????谁让她太贪心的?

????齐家又不缺她吃,不缺她穿,但她居然人心不足蛇吞象,要把一大笔财富捏在她的手里。

????侯府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任由一个身份低微的乡下女子拿捏。

????最多不杀她就是了,把她赶出府去。

????留她一条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是不是冤枉你,一查便知,且等等吧。”秦氏冷眯着眼下意识地盯着天顶,她倒要看看,齐宣还怎么救她。

????是亲自下凡走一遭,还是隔空给他爹传达旨意。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一时间几百号人大气都不敢出,安静得出奇,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家丁们终于回来了。

????刘妈妈还微不可查地向白晨使了一个眼色。

????为什么白晨要把刘妈妈提为晨旭院的管事?

????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白晨与大公子聊天的过程中,问过府上的下人们的具体情况。

????然后就了解到,刘妈妈曾经是他的娘谭氏的丫鬟。

????虽然她那时只是一个三等丫鬟,但却是一个非常机灵,性格又很讨喜的丫头。

????谭氏发现了这棵好苗子,打算好好培养她,还亲自教她识字。

????可惜,后来谭氏死得太早了,刘妈妈还没有得到重用,她就没了。

????后来,因为刘妈妈识字,比其他丫鬟更有优势,所以还得到了秦氏的赏识。

????可是,她却以自己身体有疾为由,拒绝了秦氏的提拔。

????后来的她一直都只是候府的边缘人物。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是秦时的耳目才对。

????再则,大公子的娘于她是有些恩情的,她如果是个知恩图报的,应该不会在晨旭院干出吃里扒外之事才对。

????在自己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只能用相对来说可靠点的人了。

????被家丁们带来的还有丫鬟春娟。

????今早,整个候府,每个院子只留了一个看门的下人,其他人等都来到了主院。

????而春娟就是晨旭院的留守下人。

????其中一个家丁说道“回侯爷,我们在此女子的柜子里翻出了毒药。”

????而当秦氏看到被带上来的丫鬟是谁时,惊得嘴巴都没办法并拢了,因为她就是自己的心腹丫鬟,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夫人,夫人,您救救奴婢吧!”春娟一见到秦氏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哭着扑到了她的脚下。

????“奴婢本来已经把毒药放进了大少奶奶的柜子里的,奴婢本来已经完成任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