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双双给张经国把了下脉,张经国坐在叶双双的对面,心头有些担忧:“双双姑娘,我最近觉得精力不济,身体虚软,是不是有什么病症?”

????叶双双把张经国两只手的脉搏都看过之后,安抚道:“伯父的脉象很好,没什么病,之前的病也已经痊愈了。

????伯父之所以觉得自己精力不济,身体虚软无力,只是因为经过之前的一场大病身体有所亏损造成的,养一养就好了,没什么大事。

????是药三分毒,我给伯父开些药膳的方子,伯父回去之后按时吃,所谓药补不如食补,还是少吃药的好。”

????叶双双边说边写药膳的方子,她写字的速度极快,却并不是龙飞凤舞让人辨认困难的那种,反而十分好看。

????张经国拿到叶双双的药膳方子之后,眼前就是一亮,忍不住赞道:“好字!没想到双双姑娘还有这样一手好字!”

????张经国赞过之后心下又有些感叹,只是这字虽好,却过于锐利了,充满男子刚强却少了女子柔美。

????都说见字如见人,从这字上,不难看出叶双双的性格是那种刚强的性格。

????其实和也不奇怪,如果叶双双没有这样的性情品格,也不会做出舍弃富贵跟着亲生父母吃苦的举动。

????只是这样的性格放在男人身上是最好的性格,会让无数人欣赏,但是对于女子来说却未必是幸事了。

????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比自己还强硬,没有任何女子柔婉的妻子。

????而这只是一方面,张经国能看出叶双双是个心无外物,大概没打算成家的人,是否讨男人喜欢大概也不在叶双双的心中。

????所以真正会让叶双双饱尝些流言蜚语各种歧视的,是那些天生对女性嗤之以鼻,却又喜欢打压女性的男人,甚至是同性别的女人。

????叶双双并不知道张经国的感概,她见张经国拿了药膳方子之后就起身告辞,准备离开的时候,心里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叶双双急忙叫住要走的张经国:“伯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希望能和伯父你商量一下。”

????张经国疑惑回头,不知道叶双双能有什么事情和自己商量,不过还是走了回来,态度温和的道:“不知道双双姑娘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

????“是这样的,我自从来到南诏之后,就发现南诏的脚气病和疟疾实在很严重,而这两种病对人的影响极大。

????疟疾要人命,而脚气病可以影响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我才专门研究了治疗疟疾和脚气病的药方出来。

????可是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微薄的,我无法帮助所有南诏的百姓。

????所以我希望伯父可以用官府的名义,召集南诏所有医者都来和我学习治疗疟疾和脚气病的药方。

????当然这两样药方我不但无偿提供,还可以帮助他们学会如何配制这两种药,而我只有一个要求。

????所有学会配制治疗疟疾和脚气病药的郎中,必须按照我的定价来售卖药物,脚气病药十个铜钱一包,治疗疟疾的药一百个铜钱一颗。

????如果有人敢擅自提价,就取消其售卖这两种药的资格,一旦发现其继续售卖就重罚,而这一点,需要官府的把控。”

????张经国听着叶双双的话,眼睛越来越亮,他没想到,叶双双竟然愿意把治疗疟疾和脚气病的药方公布出去。

????南诏脚气病和疟疾横行,能够治疗这两种病的药那必然是供不应求,特别是治疗疟疾的药,无论买的多贵都会有人买的。

????叶双双完全可以把这药的价钱提的高高的,借此大发一笔,绝对可以暴富,可是叶双双却舍弃了这种利益,选择造福整个南诏的百姓。

????张经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甚至觉得叶双双这样的选择有些傻,但不可否认,那一刻他的心被叶双双触动了。

????有些人你觉得她就是个傻子,可你却佩服这个傻子,敬仰这个傻子,因为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不成这个傻子。

????可还是由衷的希望这个世界上,这样的傻子越多越好,那样或许有一天,自己也能做这样的一个傻子。

????当然感动只是一瞬间的,一辈子当官,张经国最先考虑的永远是官场利益,他在感动之后,就开始盘算自己能从这次的事情中得到多少好处。

????脚气病的药方张经国还没什么感觉,他没得过这个病,而且得了这个病也不要人命,但是疟疾不同,疟疾几乎是必死的病。

????如果在自己当官的时候,能够解决南诏疟疾这个得上必死的病,这绝对是一个大政绩。

????他也不求能够继续升官,他只求能够借此功劳,给他心爱的小孙子张齐俊求个小小的能够保证富贵的爵位就足够了。

????张经国越想越心动,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始和叶双双商量该如何把她的这个想法落实下来,如何派人去召集郎中,在什么地方准备场地等等。

????有张经国这个布政使全力出手相助,一切都进行的极其迅速,首先南诏府所有客栈都通知到,即将有一大批郎中要来到南诏府。

????所以这段时间,家家户户的客栈都忙碌着清理客栈的房间,准备迎接即将爆满的客人。

????之后张经国又专门把自家的一处很大的宅子腾空出来,用做叶双双教导来学习如何制作治疗疟疾药丸和脚气病药粉的授课场地。

????还有就是叶双双指定的,制作这两种药物的各种药材,这个需要在整个南诏州收购,而且数量极大。

????有张经国亲自压阵,没有人敢偷懒耍滑,一切进行的速度飞快,在消息传出去的第二天开始,就陆陆续续有南诏府周围的郎中开始汇聚到南诏府。

????叶双双看来的人数量差不多了,就和张经国商量着,先聚集一批郎中和她学习制药,这样她教的人数量没那么多,也比较好指导。

????等到先头的这批郎中学会了,然后再换下一批郎中和叶双双学,这一一波一波的来,既方便叶双双教导这些郎中,也避免叶双双教的人太多精力不济,导致估计不到让有的郎中学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