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亲爱的——”

????(砰!)

????“——擦,这是刚拜托完人帮忙的态度吗?”眉心中了一枪,但没有鲜血流出,所谓的‘伤口’里面是流淌着的五颜六色的魔力的莱尔,反倒是头发因生气而改变了颜色。

????迪亚收起手枪,丝毫不愧疚道:“不管这个发展重演多少次,我还是无法容忍被恶心的死伪娘这么称呼,你魔法造诣这么高,不如试着给自己来一个永远都不会重蹈覆辙的魔法禁制?”

????“本大爷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将你这恶魔封印!”正如迪亚所说的,类似的小剧场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莱尔很快就调整好心情,走过去坐到沙发上,“碰上你们这群大爷算我倒霉——事情完成了哦。”

????迪亚奇怪道:“就算是你,动作也太快了点……难道用的是奇怪的魔法?”

????“拜托,你挑世界的时候完全没有调查的吗?除了那一票被选为血液提供者的没有脑子的巨人,残存着的人类用三堵高墙围着城市生活,我每堵墙设置一道防护结界、再将藏在城墙内的巨人驱逐出去就完事了。”莱尔无奈地进行解释。

????如此一来,城墙内的人类的生活不但不会遭受灾祸,反而更有安全保障。等到布莱斯汀等人收获完果实,占据城墙外的世界的巨人消失无踪,只剩下些最弱的小恶魔,人类更有可能扩大自己的生存面积。

????即便是那种性质恶劣的植物,只要栽种的场所合适,一样能够符合劳达等人的道德标准。

????“个人认为,那种情况下人类更应该躲在地下生活,当个穴居族群。”拥有实践经验的迪亚表示若是当年自己也采取了据点防御的思路,铁定早死透透了,哪还有今天的风光。

????“不,重点不在这里吧?”莱尔翻翻白眼,他想吐槽的是迪亚的不作为。

????不在同一个频道的对话继续进行下去,“重点……那棵树长得如何?该不会还没有彻底长大就被巨人机智地拔出来吧?”

????“只要你离开之前多给几十个巨人放血,它不就长得足够大吗?”莱尔撇撇嘴,鄙夷着对面不负责任的魔界废物,“只不过巨人不是普通人类,要想击杀它们,那棵树上标配的寄生恶魔不太够,你自己找办法解决。”

????“真麻烦……要不过去打开魔界之门放置几个月?”其实自己动手放血也可以,但最终选择哪条路达成目标全看个人。

????“随便你,反正就算跑出来魔界领主级的恶魔,也突破不了我布置的结界,顶多就是污染环境而已。”莱尔自信满满地说道,当然,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自信,要想打他的脸十分困难,“话又说回来,吃下那种听上去就饱含铁质的的果实,真的能够让你们那个世界的恶魔变强吗?”

????“谁知道,我又没有吃过——小时候在那棵大树上面躲过一段时间罢了。”

????————————————————————————————————

????“呼~终于完事~”小队长们扛着铁铲回到在旁撩妹的团长身边。

????“辛苦了~”费顿拍拍手,示意跟乔安娜一样、总是试图撩拨自己再度出轨的妹子们回到原本的岗位,“嘛,不准埋怨,等到你们中的谁一年后当上团长,翘着手屁事不干就轮到你了。”

????刚想说什么的小队长们不约而同地脸一黑,还是某个稳重(怂逼)小队长干咳一声,接过话头,“咳……其实我们私下讨论过,觉得还是让团长继续担任下去比较好……”

????公爵嘴巴很硬,绝对不会承认堂堂‘十大贵族之首’要去听区区佣兵的参考意见,更不会放下身段正式邀请费顿当军事顾问。只是行动上十分老实地调整了战略,从疯狗般的攻城掠地改为稳扎稳打地进攻,配合各种手段以非战斗的方式取得成果,甚至还委托【噬身之蛇】掘通之前被魔法炸毁、通往安托里姆子爵领的山道。

????因出身之故,绝大部分佣兵都缺乏战术策略素养,谈起战争他们脑中升起的概念只有‘正面a过去’和‘谁实力强谁获胜’,但也知晓自家团长跟他们不一样。

????先不管帮公爵大人打仗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多少,有这么一号靠谱的团长不去追随,难道要去追随只知道‘正面a过去’的糙汉吗?

????“嘛,这种事之后再说吧,现在可是工作时间,只有专注才能活下去。”虽然这话由刚才还在泡妞的男人的口中说出,没什么说服力就是了,“算一下时间,哥尔涅尼亚斯伯爵的部队也差不多该抵达了,虽然我不觉得他们会这么不理智地与我们开战,但是……”

????不用费顿将话说全,小队长们心领神会地指挥下属恢复体力、侦察周遭环境、布置遮蔽物,避免被人暗算。

????——约莫三个小时后,由伯爵夫妻率领的千人部队抵达。

????“竟然还真的修通了山路……”收到来自贵族派的信使的通知,伊格尼兹伯爵还将信将疑,只是争分夺秒的情况下没有不经验证就去翻山越岭的道理。

????即便因高龄生产对身负损耗甚巨,但实力仍然是王国最强的玛格特伯爵夫人策马上前,挂着比某系统精灵的老爹还要虚伪的笑容打招呼道:“哟,这不是乔安娜的老公吗?我家巴尔德还真是受你照顾了~”

????“不不,伯爵夫人,我只是按照佣兵协约行事而已。”坐在大石头上的费顿歪着脑袋一语双关。

????玛格特笑容一敛,散发出远超出正常战斗职业者水平的凶暴的魔力,死死盯着费顿道:“……是吗?既然如此,战死在战场上也很正常吧?”

????身后佣兵全都喘息着紧握武器,只有费顿不为所动,轻笑着回应王国最强的挑衅:“不管是谁,只要踏上了战场,都是平等的——巴尔德子爵阁下也一样。”

????“哼!”玛格特怒色一闪而过。

????“慢着!”伊格尼兹喊住妻子,策马上前,接过话,“公爵阁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先让人毁掉了山道,接着又重新挖通?”

????“作为佣兵,原本不该透露委托人的情报,但这一次我的委托内容比较特殊,回答一二也没所谓。”费顿晃着手指说道,“状况在改变,策略也在改变,之前公爵希望坏了他的好事的巴尔德子爵立刻战死,现在他更愿意看见各方部队的救援尽早赶到……考虑到伯爵阁下的部队是最后一支选择此路线行军的援军,待你们通过后我们就会重新炸毁此山道。”

????“什么!?”伊格尼兹惊呼道。

????费顿指向那条刚挖通没多久的山道,调笑道:“或许是为了切断你们的后路、让你们死在哈乌雷利亚王国的大军下,或许是为了让你们无法及时返回、妨碍他针对王都的军事行动,谁知道呢……反正伯爵阁下你们最终还是会通过这条山道的吧?”

????“……啧!”对,他们别无选择,不去救援就等于眼白白看着爱子送死,明知道被算计都要踩进去。

????附带一提,假如放在国的背景设定,模范答案应该是‘为向国王尽忠而牺牲儿子’,但放在这个爱国教育薄弱、士兵尽忠对象是自己的领主而非国王的世界,绝大部分人都不会为了那种腹黑国王而牺牲孝顺儿子。

????“看来伯爵阁下已下决定,那么祝各位武运昌隆~”费顿笑道。

????伊格尼兹没有理会费顿,调转马头返回大部队指挥。

????“原本我以为满是贵族女性的作派的乔安娜够讨厌了,没想到你是完全另外一个档次的存在——别让我在战场上碰见你,小子。”玛格特伸手指着费顿,恨恨地说道,这才跟随丈夫返回大部队。

????“呀嘞呀嘞,我刚才那可是真心的祝福。”费顿摇摇头,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个性相似的人大都会相互嫌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